• <nav id="z0a2g"><center id="z0a2g"></center></nav>

    <li id="z0a2g"><tr id="z0a2g"><kbd id="z0a2g"></kbd></tr></li>

    <nav id="z0a2g"><optgroup id="z0a2g"><td id="z0a2g"></td></optgroup></nav>
    <th id="z0a2g"></th>
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藥品天地 > 專業藥學 > 中藥大全 > 中藥材生產技術及質量管理 > 中藥資源開發與保護 > 亂象叢生“蟲草熱” 高原生態慘遭殃

      亂象叢生“蟲草熱” 高原生態慘遭殃

      來源:新華網 作者: 2012-10-6
      336*280 ads

      摘要: 畸形的高價格,直接導致了囤貨、炒作、造假等蟲草市場的亂象,而“蟲草熱”導致的高原生態危機更令人憂慮。蟲草已陷入“越少越貴、越貴越挖、越挖越少”惡性循環冬蟲夏草是一種體內有寄生真菌的蟲草蝙蝠蛾幼蟲,冬季潛伏土中,到了春夏之交,真菌從蟲體頂部長出地面,發育成草狀,故有“冬季為蟲、夏季成草”之說。我國蟲......


          冬蟲夏草有“軟黃金”之譽,今年以來其身價一路飆升,在中秋、國慶期間更是創下歷史新高。畸形的高價格,直接導致了囤貨、炒作、造假等蟲草市場的亂象,而“蟲草熱”導致的高原生態危機更令人憂慮。

        蟲草已陷入“越少越貴、越貴越挖、越挖越少”惡性循環

        冬蟲夏草是一種體內有寄生真菌的蟲草蝙蝠蛾幼蟲,冬季潛伏土中,到了春夏之交,真菌從蟲體頂部長出地面,發育成草狀,故有“冬季為蟲、夏季成草”之說。我國蟲草資源主要分布于海拔3500至5000米的青藏高原地區,核心產區是西藏那曲、昌都和青海玉樹、果洛。

        西藏農牧廳提供數據顯示,今年西藏各蟲草產地均不同程度減產,其中昌都產量僅為去年50%左右,那曲蟲草減產兩成左右。青海省草原監理站站長蔡佩云說:“今年無疑是蟲草"欠年"。青海玉樹、果洛等主產區蟲草產量比去年下降30%到40%。”

        專家研判認為,今年全國蟲草總產量不足100噸,是近年產量最少的一年。中科院專家對青藏高原蟲草研究基地觀察表明,由于人口增加、氣候變化和采集強度過大,與30年前相比,我國蟲草資源量已陷入“越少越貴、越貴越挖、越挖越少”的惡性循環,其中12個樣地蟲草平均產量只有過去的9.94%,部分樣地資源量不足30年前的2%。

        今年5月至6月,青海省果洛州瑪沁縣大武鎮沁源新村45歲的藏族牧民給巴繳納7000元草山費到大武草原挖蟲草,最后一算賬,不賺不賠;而妻子吉什吉上繳7000元草山費到達日縣挖蟲草,辛苦一個多月,只挖了150根,一根賣25元,共賣了3700元,如此賠了3300元。“我村300多戶都是三江源生態移民,草山退牧了,牛羊賣掉了,就靠挖蟲草過日子。今年蟲草不好,三四成村民賠本了,各賠4000至6000元不等。”給巴說。

        身價十年漲10倍蟲草造假漸成風

        在全國最大的蟲草交易市場西寧勤奮巷蟲草市場,45歲的回族蟲草商人馬生科說,在青、藏等蟲草主產區,價格主要是由市場供求決定的。目前每500克數量為900條左右的蟲草,價格達11萬至12萬元;即使是每500克2200至2300條等級較低的蟲草,平均售價也需五六萬元。總的來看,現在各種規格蟲草價格比去年上漲1萬元,比2010年漲了2萬到3萬元,是2003年的10倍左右。

        “蟲草如今不僅成為商家的"搖錢樹",還是投機者的"敲門磚"。一些人通過囤貨、炒作、造假等手段牟取暴利,蟲草市場亂象叢生。”青海省社科院副院長、研究員孫發平說。

        記者走訪了解到,為增加蟲草重量,一些經銷商輕則摻水,重則添加鐵絲、金屬粉,更有甚者直接對蟲草注水銀。在最近的拉薩市場上,還發現用面粉制成的假蟲草。此外,在蟲草漲價過程中,“打白條”交易成為經常現象,一旦發生壞賬,上游資金鏈面臨斷裂之虞。

        西藏冬蟲夏草協會秘書長張彥麗認為,隨著今年產量大幅下滑,蟲草供需矛盾將更加突出,蟲草價格“泡沫”有進一步加劇之勢。她建議,國家相關部門應當對蟲草價格加強宏觀調控,加大市場規范和整頓力度,對制假販假、囤積居奇、肆意炒作等現象進行嚴厲打擊,確保蟲草市場健康發展。

        “蟲草熱”導致高原生態危機   青藏高原作為“世界屋脊”“地球第三級”,其生態環境變化對中國乃至全世界都有重要影響。由于人工培育蟲草尚未取得實質性突破,在這樣的區域大肆采集蟲草,對高寒草甸、江河源頭的破壞顯而易見,而且很難有效恢復,令人擔憂。

        中國科學院研究員楊大榮說,每年5月到7月,青藏高原蟲草主產區會迎來“挖草大軍”,每挖一根草,就得掘地8至12厘米深,刨出約30平方厘米土壤,留下坑洞。無數坑洞周圍寸草不生,水土流失嚴重,不斷退化、沙化,可能延伸擴展至整片高原草甸。據測算,每年挖取蟲草破壞草地約135萬平方米,再加上被踐踏、車碾的面積,破壞草原在200萬至350萬平方米。

        近幾年,青、藏、甘等省區采取“外禁內限”措施規范采挖行為,取得一定效果,但“包山行為”開始凸顯出來。李玉玲說,2008年青海省海南州的河卡山被包給甘肅人采挖蟲草,2011年這一行為蔓延到果洛州,今年更延伸至玉樹地區。受經濟利益驅使,個別老板承包草山后,不控制采挖人數、管理無序,對植被破壞很大。

        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、植物研究室主任李暉認為,當前所面臨的蟲草問題靠一招一式很難解決,必須認清形勢,找準弊端,統籌兼顧,制定和完善制度法規,加大監管力度,改善采挖方法,縮小采挖范圍,及時復原草皮。選擇一定產區建立蟲草自然保護區,盡快實行“休牧”制度。此外,還應加大科研力度,探索建立青藏高原可持續發展機制,做到在保護中開發、在開發中保護。

      中廣網北京10月6日消息(記者柴華)據中國之聲《央廣新聞》報道,冬蟲夏草有“軟黃金”之譽,今年以來其身價一路飆升,在中秋、國慶期間更是創下歷史新高。不過,近乎畸形的高價格背后,卻隱藏著囤貨、炒作、造假等蟲草市場的亂象,而由此引發的高原生態危機則更為令人憂慮。

      冬蟲夏草是一種體內有寄生真菌的蟲草蝙蝠蛾幼蟲,主要分布在海拔3500至5000米的青藏高原地區,因為其地勢的偏僻和藥用的作用,所以顯得更為珍貴。使得其珍貴還有另一個原因,就是蟲草養殖一直突破不了技術瓶頸,野生蟲草卻在以更快的速度減少。西藏農牧廳提供數據顯示,今年西藏各蟲草產地都不同程度出現了減產,有的地方只有去年一半的產量。

      可是,產量少了,需求卻不見減少,有批發商接受采訪時表示,目前每斤數量為900條左右的蟲草,價格達到11萬至12萬元,總體上比去年又上漲1萬元,是2003年的10倍左右。

      青海省社科院副院長孫發平表示,更有一些不法商人通過囤貨、炒作、造假等手段牟取暴利,使得蟲草市場亂象叢生。比如記者了解到,為了增加蟲草重量,一些經銷商輕則摻水,重則添加鐵絲、金屬粉,更有甚者直接對蟲草注水銀。在最近的拉薩市場上,還發現用面粉制成的假蟲草。

      這幾年,青、藏、甘等省區已經采取了“外禁內限”等措施規范采挖行為,緩解生態破壞,取得了一定效果,但“包山行為”開始凸顯出來。就是受經濟利益驅使,個別老板承包草山后,不控制采挖人數、管理無序,對植被破壞非常大。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李暉認為,選擇一定產區建立蟲草自然保護區,盡快實行“休牧”制度。此外,加大科研力度,探索可持續發展的機制,迫在眉睫。


      醫學百科App—醫學基礎知識學習工具


      頁:
      返回頂部】【打印本文】【放入收藏夾】【收藏到新浪】【發布評論



      察看關于《亂象叢生“蟲草熱” 高原生態慘遭殃》的討論


      關閉

      網站地圖 | RSS訂閱 | 圖文 | 版權說明 | 友情鏈接
      Copyright © 2008 39kf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
     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。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、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。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,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。醫源世界、作者、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。
     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,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,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
      聯系Email:
      网红少女学妹